矩阵方阵

「王者同人」七情六欲

·英雄x你(不知道算不算乙女向所以没打标签)

·部分黑化预警

·ooc预警,不喜勿入


1.[妲己-独占欲] 

      “妲己…会一直爱主人,因为被设定成这样…”少女慵懒却魅惑的嗓音软软在你耳边响起,凹凸有致的身材妖妖娆娆地在你身上蹭来蹭去。

       那对优雅白皙的手臂轻轻环住你的脖子,她对上你的视线时可爱的笑了一下,之后却又眯起了红色的眸子,明明是比你矮一点的身高仰视着你,却又让你感到自己是被居高临下地审视着。

        “主人不爱妲己了吗?为什么要用其他的英雄呢?”她的尾巴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圈住你,那看起来毛茸茸的尾巴却拥有极不符合它外表的强大力量,你不安地想要后退却发现只是徒劳,少女更加亲昵地向你贴过来,狐狸耳朵正靠在你的胸膛上,心脏跳动的位置。

        “尾巴…不只能用来挠痒痒哦。”她的耳朵很得意似的动了动,在你看不见的阴影里,暗色的眸子闪着幽幽莹莹的光,伸出小舌舔了舔唇,无声地露出残酷的笑意:贪心的孩子会被吃♂掉♡哟~


2.[李白-隐藏面]

        李白一直像个大哥哥那样热情豪爽,他比你大一级又是校草,虽然酷爱喝酒,但他出口成章的才华还是让你钦佩不已。短短几月,你们便成为了恋人。    

        这天晚上你要和闺蜜出去逛街,他便自己留在家里。谁料闺蜜临时有事,你只好返回家中。想着给他一个惊喜就轻轻打开门,却意外发现家里并没有开灯,他坐在卧室的落地窗旁看着灯火通明的窗外,右手夹着一支烟,左手旁的地板上有一罐啤酒。

         那双看向你时总是开朗又活泼的眼睛,此时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仿佛蒙了尘,冷漠又疲惫。你不知道原来他的背影在万家灯火映照下竟如此颓丧而孤独。

         你不自觉向前走了两步,他觉察到脚步声向你望来,他的黑发柔顺的垂下来,那双眼睛在看到你的一刻仿佛装了宝珠般亮起来。

        原来你是他眼里的宝珠,这双眼睛只有在看你的时候才如此感情丰沛。你竟从未察觉。

        仿佛刚刚的颓丧是你的错觉似的,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用和寻常无二的语气道:“你回来的好早,想吃什么?”

        你没有说话,只是环住他的腰,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眼角。


3.[铠-强迫症]

        铠有强迫症,你在和他交往前就知道。

        他在吃饭之前必须洗三遍手,出门前要把门锁三遍,家里装修除了黑色就是白色,一水儿的简约风。鞋架上的鞋子必须要颜色从浅到深整整齐齐的排列,书架上的书按不同类别不同大小摆在不同层,甚至家里养盆仙人掌也要它左右两边生长的茎一样多。强迫症堆积下来又攒成了洁癖,真真让人烦恼。

        却唯独他乐意容忍你用他的东西,允许你用刚剥完橘子的手拉他的衬衫,不介意你弄乱他的书架——甚至不介意他简约风格装修的屋子被你贴上花里胡哨的粉红色墙纸。

        你有时会问他为什么能容忍你至此。

        他只是用那双深邃的蓝色眼睛看着你,直到它渐渐溢出温柔笑意。

瑟安 | 日常小故事

·亚瑟x安琪拉
·ooc,不喜勿入

安琪拉很喜欢亚瑟的拥抱,亚瑟拥抱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可以拢在他怀里,但是安琪拉才不会开口向他要抱抱呢,人家可是“萝莉身,御姐心”呢。

这天安琪拉打了十把排位,连跪到膝盖疼,她吸了吸鼻子,没精打采的走回家,打开门却看见亚瑟戴着眼镜一丝不苟的整理她的魔法书。

他们的房子不大,却按安琪拉喜欢的风格贴满了粉红色少女感满满的墙纸,还有安琪拉喜欢的歌星百里守约的海报,虽然亚瑟因此暗地里吃了不少酸醋,可到底还是帮她贴上了。那天海报胶带风干了,掉了一个角,安琪拉赖床懒得下去给它贴上,亚瑟因此开心了一点并主动帮她贴了回去。

想着这些安琪拉就嘟起嘴,可怜兮兮的红了眼眶。

亚瑟听见响声回头看到站在门框里的小小的红色身影——那个小姑娘委屈巴巴的红着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当时亚瑟心里就仿佛被谁狠狠地拧了一把,赶紧放下手里的魔法书去安慰他的小姑娘。

“怎么了,安琪拉?”亚瑟低下头摸了摸安琪拉的发顶,看见她的小裙子上落了点灰尘,便像对待什么大事似的一丝不苟的掸了去,还顺势抚平那微不可见的皱痕。

安琪拉捏着裙子不说话,只是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再没有比她更招人怜惜的小姑娘了。

亚瑟更加放柔了声音去哄她,额头贴着她的,低声道:“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了?”亚瑟说到后面几乎快要咬着后槽牙说话了,又怕吓到自己的小姑娘,于是语气里就多了几分僵硬。他发誓只要自己的小姑娘说出一个人名,他立马就要冲出去一剑劈了那个小兔崽子。

可安琪拉只是扁了扁嘴,委委屈屈的说:“亚瑟……我打了十把排位全输了,差点掉到青铜三了。”说完就用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亚瑟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看向别的什么地方,嘴里说到:“……不过只是排位而已,下一次我来保护你,帮你成为最厉害的小魔女怎么样?”

“不是这个、不是的!”安琪拉跺跺脚,心里气道亚瑟真是个大笨蛋,却犹豫一下张开了手臂环抱住亚瑟的腰,然后把头埋到亚瑟的胸膛蹭了蹭。亚瑟那雄厚的荷尔蒙立刻包围了她,让她有种昏昏欲睡的安全感。

“原来你是要一个拥抱。”亚瑟回拥回去,轻柔的安抚怀里的小魔女。

“才不是呢……是亚瑟非要给我抱抱……”小魔女用快要睡着的语调含糊不清的说道,到后面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亚瑟唇边绽起温柔的笑意,吻了吻怀里姑娘的发,便将她放到柔软的公主床上。

“晚安,安琪拉。”

回应他的是安琪拉轻浅的呼吸声。

当然后来亚瑟都会和安琪拉一起去打排位,多了亚瑟保护的小魔女几乎是火力全开,整个王者峡谷中都充满了欢(怨)声(声)笑(载)语(道),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小童话

*大概是童话,或者是随笔
*原创,不喜勿喷,禁止转载(蠢作者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我喜欢的人啊,他是虚空里的光,是玻璃杯在烛光下幻出的影,是童话里的黑色天鹅绒。

他是世界的小公主,住在有七层玫瑰环绕守护的七层城堡,躺在二十床鸭绒被、二十床蚕丝铺就的床上却依旧因床垫下一颗豌豆而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天生就纤长微翘的睫羽优雅地覆着,我能想象那合着的眼睛是怎样明亮而灵动的黑色,而却能在金色流动的阳光下微微晃出一星琥珀的棕。

他窗边有一朵玫瑰开在那,它已经忠心耿耿的在那里等了十数年了,它等着某一天阳光隐去,乌云密布,雷声震震,山雨欲来风满楼,从门那里进来一个姑娘,她手里拿着剑背后背着银闪闪的盾牌,她终将斩去城堡外的七层玫瑰,也将砍断它的颈,用一个吻将小公主从梦里唤醒,而后小公主会睁开漂亮的眼睛看向窗外——

窗外是瓢泼大雨,没有灰王子的水晶鞋,没有爱丽丝的仙境奇缘,那朵他一直梦见的火红色的玫瑰花也不见了踪迹,只剩一个枯萎的茎——像是梦境褪去的那种色彩。

小公主走下来,踩在地上的光洁的脚很快便染上灰尘,他接过姑娘递过来的剑和盾牌,无知觉似的继续从城堡内向外走去,他看见那些斑斓的壁画一寸一寸在他身后褪去鲜活的色彩,那些堆了满地的金银珠宝也飞快的化成沙,快到小公主停下脚步它们也回不来。

小公主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不继续向前走,城堡很快就会化成一堆黄沙。于是他踏过那扇金碧辉煌的古堡大门,转头的一瞬间看见那坚固的门静默着断层,分崩,离析。

终于是完全化成了一抔土。

他这时感到脚上传来的刺痛,屋外的草地不比城堡的鸭绒地毯,很快那双光洁漂亮的脚便起了一层薄茧,他将枯萎了的玫瑰藤蔓去刺做成一双鞋,尽管很小心,那双象牙般白皙的手还是磨出了泡,一根刺扎进去,鲜红的血滴落出来。小公主穿上那双鞋,又撕去了裙边好让他行动方便些,他把头上闪闪发亮的王冠取下来放在城堡大门的位置,所有的东西都化成沙了,但是王冠没有,它还一如既往的闪耀着光彩。

小公主很爱惜的抚了抚它,却最终没有带上它。他只是拿着手里的宝剑和盾牌顶着风雨去更加遥远的地方。

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一颗玫瑰花的种子踏着阳光归来,他会看见自己的王冠在那里闪耀,而后用七年种出七层玫瑰和那巨大的七层城堡,做完一切他就躺在四十床床垫上,为了防止自己一睡不起,所以他在最后一级床垫下压了一颗豌豆,会有一朵火红的玫瑰攀上他的窗,在那里忠心耿耿的守护他和他的梦——直到有天有个姑娘闯了进来。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ChungGan:

另一篇链接: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NounProject


 



 


神器三: Dribbble


 



 


神器四:Flickr


 



 


神器五: Tumblr


 



 


神器六:Behance


 



 


神器七:pixabay


 



 


神器八:花瓣


 



 


一个广告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Ⅵ

.凤凰火x雪女,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果不其然,第二天凤凰火又来了,并且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日日都准时出现。而这一个月里,凤凰火也见识到了雪女的深刻的“功力”,例如徒手打熊,徒手打鸟,徒手抓鱼什么的……总之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暴风雪冻住就抱回家烤。虽然凤凰火帮着分担了一部分,但是雪女自己做起来也毫不费劲。

只是这样还是经常出现冻不住的情况,就只能靠蛮力夯死。直到这一天凤凰火实在不忍再看“柔弱”的小姑娘徒手夯熊,对雪女说自己有点事务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凤凰火留下了火种,这火只要凤凰火还活着就不会熄灭。

于是雪女就目送着她的背影直至她的影子也消失在地平线上,不知不觉夕阳就斜下了山头,杜鹃在寒夜的梢上啼着,露水滴答滴答滴着。

雪女不知道为什么时间竟然如此漫长,仿佛她都把过冬的食物都储备好了然而也只过了三天。她趴在地上,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臂上,仔细地看着那团涅槃之火。那团火焰时而抖动着,时而烈烈地燃烧,看久了仿佛里面有凤凰火旋转的身姿,摇曳的蹁跹的,然而却艳丽绚烂的。

第四天火焰却有了些许变化,它变得气息不稳似的耷拉着,不耐地吞吐着火舌,原本两只手掌那么大的一团却突然缩小了不少。雪女有些心焦地把手护住它的四周,防止风把它熄灭了。即使她明白这并不能使火焰燃烧地更旺,而且风也没办法熄灭它。可是她不愿想那种最坏的情况。

最后期限终于到了,雪女一直等到月上中天,直到天边翻起鱼肚白,雪女走了出去。

凤凰火身上还带着潮湿的水汽,唇色苍白,然而这掩盖不了她的万种风情。略有轻狂地弯起眉眼,有些虚弱似的,一只胳膊搭在雪女肩上,让雪女分担了一部分的重量,凑近雪女耳畔用那种很低的嗓音说:“你看。”

随即跟在她后面的小妖打开了袋子,里面金光闪闪露出一大堆五星的雪幽灵和魍魉之匣。小妖放下袋子,向凤凰火拜了拜立即土遁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女不傻,一下就想到为什么涅槃之火会突然缩小萎靡,也知道为什么凤凰火身上会有水汽了。那是打御魂的时候受了伤,妖力受损的结果;身上的水汽是不想让自己闻到血腥的气味所以临时冲了个澡。

凤凰火笑了一下,道:“以后别徒手夯熊了,手得多疼。”

凤凰火又道:“很想你。”

雪女扑闪了一下眼睛,把脸转过去一点儿,说:“……我也是。”

凤凰火把她的脸掰到自己这个方向来,眉眼弯弯,然后微微地眯起眼睛向对方那里凑了凑。

雪女感到对方温热的气息扑到自己的脸上,旋即紧张的闭起眼睛,感到唇上很柔软地被贴合了一下。

凤凰火亲完,飞快地把头偏向一边,雪女飞快地把头偏向另一边。但是两人都很默契的用手捂了一下嘴唇。

凤凰火心道:woc好凉冷冷冷冷!

雪女心道:嘶——好烫!





呜呜呜又看萤火之森的结局好心疼,好喜欢少年在发现自己开始消失的时候,微一愣神便向女孩张开双臂温柔地笑的样子,他在不停的化作萤火,可是,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女孩子拥抱住他,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不过转瞬之间那美好的人便只剩下一身衣服。一颗萤火飞起来,飞入不知名的虚无中去……嘤嘤嘤想起来了未闻花名,简直难受死……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Ⅴ

“懂得情感的时候就是妖怪觉醒的时候,既然害怕孤独,那么以后,我来……帮你烧火怎么样?”凤凰火把本来想说的“我来陪伴你”咽了回去。

雪女在听到凤凰火用她独有的那种略有轻狂的嗓音说道“那么以后……”的时候,小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跳速,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凤凰火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继续说要来帮着点火。

雪女一边在内心里谴责着自己到底都在想什么,一边面上很自如地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已经悄悄泛起甜意,仿佛整个世界都开满小花朵一样。可能是因为想到每天都能吃烤肉才这么开心吧……雪女这么想着。

外面的雨已经近乎于无,天色从墨黑的阴暗转向明媚的橘色,阳光穿破那些暗淡的乌云,照亮青草上千颗万颗水滴。美好得就像童话。

“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凤凰火说道。

雪女站起来要送她出去。

“没事的,我自己认得路。不必送,明天再来找你。”

雪女就估摸着她走了几十米远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看着。

有几只拦路的小妖怪拦住了凤凰火。雪女身边冷气骤凝。

凤凰火一个大招全灭掉。雪女这样(///ω///)看着凤凰火的背影,头上飘的近乎于无的雨丝全结成雪花飘飘洒洒。

凤凰火就这样回到了家。

---------------------------------------------

凤凰火: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还挺冷?













maya昨天我弟开小号抽了个ssr妖刀姬,然后我表示很不服因为我大号到现在都没抽出一个ssr,然后我也开了个小号,除去系统的三抽,第一抽就是ssr荒……简直爽……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Ⅳ

“你是…从雪中诞生的妖怪吗?”为了打破那种诡异的沉默,凤凰火状似无意地提起。

“我是高山永冻的冰层湮化的。”

“听起来并不像森林里该有的妖怪啊。”凤凰火转了转烤签。

“我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她沉默了一会儿,“是因为暴风雪困住了一些人类,当他们的生命逝去了的时候,那些永冻的冰层逐渐生出了一点模糊的但是又很执着的意识:让他们…留下来吧…留下来就不会这么孤独了。

“于是在一个暴风雪的天气里,我从混沌中醒来了。那个时候我并不太懂得情绪或是任何情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通过暴风雪困住那些人类,把他们永远地留在那里……那个时候我还是吃人血肉的妖怪。”她皱了皱眉,有些讨厌似的。

“但是记不得是多久以后,一个车队出现了。他们是从另一个国家越界逃过来的百姓,为了躲避战乱而前行。相似地,我用暴风雪困住了他们七天,七天是我能坚持使用暴风雪的极限,但是在那个人类文明并不发达的时代,很难从暴风雪中坚持七天。我以为他们应该全部都死了,走近的时候,却发现……

“他们紧紧地围成一圈抱在一起,男人在外圈,女人在内圈。但是外圈的人都死了。只有最内圈的还有一个女人奄奄一息。她并不是因为寒冷而虚弱,她身上穿着比那些人都要厚的衣裳,是因为食物缺乏才让她显得如此无力。

“她已经太虚弱了,在听到来人的脚步声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辨认究竟那是谁了,只是强撑着等我走到她的面前,将怀里的东西塞给我,嘴唇翕动了几下,便了无生息。

“而我怀抱里,是三个温热的活泼的小婴儿,我的心沉了沉,我知道是因为人类把自己的食物都留了下来,为了让婴孩更好地活下来。但是这种做法无疑是愚蠢的,因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在大人都死去的情况下,不可能活下去……也许他们还等待着,暴风雪马上就会停止吧……

“可是当三个孩子好奇地看着我天真无邪地笑了的时候,我第一次懂得人类的情感,苦痛和愧疚。

“我真正懂得人类的情感的时候就是我觉醒的时候。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冰块人,也无法再对人类下手。

“我将那几个孩子送去最近的村庄,躲在阴影里看着那些村民在以为他们是弃婴之后抚养起来,想着人类原来是这样的生物。

“可是我还是不安,我悄悄在暗处为上山的人类挡住风雪,为困住的人类送去几只活的动物,持续了几百年后,我从那片冻原上搬离了。因为那种孤独我还是无法忍受吧……可是也不愿意再将人类困住了。”

雪女说这话的时候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

这段雪女的诞生是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