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尘埃

他好可爱啊///////////////

厚涂真的……好难啊……QAQ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Ⅵ

.凤凰火x雪女,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果不其然,第二天凤凰火又来了,并且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日日都准时出现。而这一个月里,凤凰火也见识到了雪女的深刻的“功力”,例如徒手打熊,徒手打鸟,徒手抓鱼什么的……总之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暴风雪冻住就抱回家烤。虽然凤凰火帮着分担了一部分,但是雪女自己做起来也毫不费劲。

只是这样还是经常出现冻不住的情况,就只能靠蛮力夯死。直到这一天凤凰火实在不忍再看“柔弱”的小姑娘徒手夯熊,对雪女说自己有点事务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凤凰火留下了火种,这火只要凤凰火还活着就不会熄灭。

于是雪女就目送着她的背影直至她的影子也消失在地平线上,不知不觉夕阳就斜下了山头,杜鹃在寒夜的梢上啼着,露水滴答滴答滴着。

雪女不知道为什么时间竟然如此漫长,仿佛她都把过冬的食物都储备好了然而也只过了三天。她趴在地上,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臂上,仔细地看着那团涅槃之火。那团火焰时而抖动着,时而烈烈地燃烧,看久了仿佛里面有凤凰火旋转的身姿,摇曳的蹁跹的,然而却艳丽绚烂的。

第四天火焰却有了些许变化,它变得气息不稳似的耷拉着,不耐地吞吐着火舌,原本两只手掌那么大的一团却突然缩小了不少。雪女有些心焦地把手护住它的四周,防止风把它熄灭了。即使她明白这并不能使火焰燃烧地更旺,而且风也没办法熄灭它。可是她不愿想那种最坏的情况。

最后期限终于到了,雪女一直等到月上中天,直到天边翻起鱼肚白,雪女走了出去。

凤凰火身上还带着潮湿的水汽,唇色苍白,然而这掩盖不了她的万种风情。略有轻狂地弯起眉眼,有些虚弱似的,一只胳膊搭在雪女肩上,让雪女分担了一部分的重量,凑近雪女耳畔用那种很低的嗓音说:“你看。”

随即跟在她后面的小妖打开了袋子,里面金光闪闪露出一大堆五星的雪幽灵和魍魉之匣。小妖放下袋子,向凤凰火拜了拜立即土遁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女不傻,一下就想到为什么涅槃之火会突然缩小萎靡,也知道为什么凤凰火身上会有水汽了。那是打御魂的时候受了伤,妖力受损的结果;身上的水汽是不想让自己闻到血腥的气味所以临时冲了个澡。

凤凰火笑了一下,道:“以后别徒手夯熊了,手得多疼。”

凤凰火又道:“很想你。”

雪女扑闪了一下眼睛,把脸转过去一点儿,说:“……我也是。”

凤凰火把她的脸掰到自己这个方向来,眉眼弯弯,然后微微地眯起眼睛向对方那里凑了凑。

雪女感到对方温热的气息扑到自己的脸上,旋即紧张的闭起眼睛,感到唇上很柔软地被贴合了一下。

凤凰火亲完,飞快地把头偏向一边,雪女飞快地把头偏向另一边。但是两人都很默契的用手捂了一下嘴唇。

凤凰火心道:woc好凉冷冷冷冷!

雪女心道:嘶——好烫!





呜呜呜又看萤火之森的结局好心疼,好喜欢少年在发现自己开始消失的时候,微一愣神便向女孩张开双臂温柔地笑的样子,他在不停的化作萤火,可是,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女孩子拥抱住他,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不过转瞬之间那美好的人便只剩下一身衣服。一颗萤火飞起来,飞入不知名的虚无中去……嘤嘤嘤想起来了未闻花名,简直难受死……

啊啊啊虽然之前的梗还没写完但是有点想写荒的文orz但是还没想好和谁搭∠( ᐛ 」∠)_超纠结的,觉得荒和茨木有点搭???但是在抽到茨木之前都不想写茨木_(•̀ω•́ 」∠)_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Ⅴ

“懂得情感的时候就是妖怪觉醒的时候,既然害怕孤独,那么以后,我来……帮你烧火怎么样?”凤凰火把本来想说的“我来陪伴你”咽了回去。

雪女在听到凤凰火用她独有的那种略有轻狂的嗓音说道“那么以后……”的时候,小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跳速,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凤凰火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继续说要来帮着点火。

雪女一边在内心里谴责着自己到底都在想什么,一边面上很自如地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已经悄悄泛起甜意,仿佛整个世界都开满小花朵一样。可能是因为想到每天都能吃烤肉才这么开心吧……雪女这么想着。

外面的雨已经近乎于无,天色从墨黑的阴暗转向明媚的橘色,阳光穿破那些暗淡的乌云,照亮青草上千颗万颗水滴。美好得就像童话。

“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凤凰火说道。

雪女站起来要送她出去。

“没事的,我自己认得路。不必送,明天再来找你。”

雪女就估摸着她走了几十米远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看着。

有几只拦路的小妖怪拦住了凤凰火。雪女身边冷气骤凝。

凤凰火一个大招全灭掉。雪女这样(///ω///)看着凤凰火的背影,头上飘的近乎于无的雨丝全结成雪花飘飘洒洒。

凤凰火就这样回到了家。

---------------------------------------------

凤凰火: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还挺冷?













maya昨天我弟开小号抽了个ssr妖刀姬,然后我表示很不服因为我大号到现在都没抽出一个ssr,然后我也开了个小号,除去系统的三抽,第一抽就是ssr荒……简直爽……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Ⅳ

“你是…从雪中诞生的妖怪吗?”为了打破那种诡异的沉默,凤凰火状似无意地提起。

“我是高山永冻的冰层湮化的。”

“听起来并不像森林里该有的妖怪啊。”凤凰火转了转烤签。

“我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她沉默了一会儿,“是因为暴风雪困住了一些人类,当他们的生命逝去了的时候,那些永冻的冰层逐渐生出了一点模糊的但是又很执着的意识:让他们…留下来吧…留下来就不会这么孤独了。

“于是在一个暴风雪的天气里,我从混沌中醒来了。那个时候我并不太懂得情绪或是任何情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通过暴风雪困住那些人类,把他们永远地留在那里……那个时候我还是吃人血肉的妖怪。”她皱了皱眉,有些讨厌似的。

“但是记不得是多久以后,一个车队出现了。他们是从另一个国家越界逃过来的百姓,为了躲避战乱而前行。相似地,我用暴风雪困住了他们七天,七天是我能坚持使用暴风雪的极限,但是在那个人类文明并不发达的时代,很难从暴风雪中坚持七天。我以为他们应该全部都死了,走近的时候,却发现……

“他们紧紧地围成一圈抱在一起,男人在外圈,女人在内圈。但是外圈的人都死了。只有最内圈的还有一个女人奄奄一息。她并不是因为寒冷而虚弱,她身上穿着比那些人都要厚的衣裳,是因为食物缺乏才让她显得如此无力。

“她已经太虚弱了,在听到来人的脚步声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辨认究竟那是谁了,只是强撑着等我走到她的面前,将怀里的东西塞给我,嘴唇翕动了几下,便了无生息。

“而我怀抱里,是三个温热的活泼的小婴儿,我的心沉了沉,我知道是因为人类把自己的食物都留了下来,为了让婴孩更好地活下来。但是这种做法无疑是愚蠢的,因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在大人都死去的情况下,不可能活下去……也许他们还等待着,暴风雪马上就会停止吧……

“可是当三个孩子好奇地看着我天真无邪地笑了的时候,我第一次懂得人类的情感,苦痛和愧疚。

“我真正懂得人类的情感的时候就是我觉醒的时候。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冰块人,也无法再对人类下手。

“我将那几个孩子送去最近的村庄,躲在阴影里看着那些村民在以为他们是弃婴之后抚养起来,想着人类原来是这样的生物。

“可是我还是不安,我悄悄在暗处为上山的人类挡住风雪,为困住的人类送去几只活的动物,持续了几百年后,我从那片冻原上搬离了。因为那种孤独我还是无法忍受吧……可是也不愿意再将人类困住了。”

雪女说这话的时候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

这段雪女的诞生是私设。





隔壁森林里那个好看的姑娘Ⅲ

看着眼前麻利地料理着蛇肉的雪女,凤凰火觉得自己可能误解了什么,比如之前那只柔软的白毛肥兔子可能不是宠物,比如柔弱的蓝发小姑娘居然能徒手打蛇。

她们现在正躲在山洞里躲雨,事情是这样的:

雪女冷冷地问她,你也想分一杯羹?

凤凰火赶紧摇头,顺便表示自己这就走。

然而雪女看了看瓢泼的大雨,道:“算了,在这儿躲躲雨吧。”

于是凤凰火跟着她来到了这个山洞。

“在下凤凰火,敢问姑娘芳名?”凤凰火看着雪女蔚蓝的眼睛。

“雪女。”她正把蛇肉切成小块串起来。然而这种天气是很难找到干燥的木柴的,自己之前的储存的木柴已经用光了……雪女停下了串签的手,看着洞口若有所思。虽然作为妖怪,吃生肉也不是不可以,可是生肉的味道她有些不喜欢。

“有什么问题吗?”看见雪女异样的举动,凤凰火感知了一下周围的妖气,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没有干木头,没有办法烤肉。”雪女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拿着一支串好的签,微微皱了皱眉。

……就为这个啊。凤凰火用妖力聚起一团火焰,将它放到地上。“凤凰涅槃之火,不需要助燃的东西,并且号称永世不灭。”

那团火焰烈烈地燃烧,在火光之下的凤凰火尤其艳色逼人,那双同样是蓝色的眼睛在这一刻显示出灼灼的神采来。不,那双眼睛总是灼灼而耀眼的。

雪女不由自主地凑过去看看她眼睛里那蔚蓝的光彩,如同被卷入那道漩涡之中一般越靠越近,却还浑不自知。

凤凰火低低地笑了一声,惊醒了如在梦中的雪女。

雪女一本正经地抽回身来,一本正经地烤着签,然后心不在焉地弄掉了好几支,一股烤焦的糟糕的气味从火里跑出来。她有点着急地用湿木棍将之拨出来,但是那种味道确实很难消散,手下轻轻凝聚妖力,将那几串已经焦了的东西冻上。

凤凰火在她身侧跪坐下来,握住雪女的右手,将那残留的几支签抽出来,有条不紊地烤起来。

雪女僵硬了一瞬,而后便沉默着看着她的动作。

--------------------------------------------------

凤凰火:( ͡° ͜ʖ ͡°)

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