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屿

王者cp基本什么都吃,但是不接受乙女游戏腐向

立个flag

占tag致歉,提醒一下自己,等放假一定要把想写的信白文(其实还有很多其他cp的脑洞但是就是都不想码字)写完!!不能再鸽了orz

    突然意识到,美是一种动态的东西,有言:“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当彩云散去它就变成雨雪雾霜,它可以变成世间任意其他的事物,而所有的东西都那么美。同理,琉璃碎掉可以变成沙子,也许千百万年后会变成水晶,又可以在某处闪耀光彩。


    所以没有必要为美的东西的逝去而感到悲伤,它们只是化作了其他美的事物,或者转化为另一种形态。


    而即使是它们的逝去也是这世间的一种美妙的事物。就像百花凋零而又有新的生机绽放,这世间的诞生和死亡都充满了韵律的美感,在冥冥中死亡也是生命的一场仪式,轰轰烈烈或是细水长流的来一场,而后在不甘或是宁静中赴上归程。


    也许几万年后那些曾经组成你的物质又全部重新聚拢,而你以新的组合方式体验这个世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蔡文姬真好用……

我以后就靠蔡文姬躺了(✪ω✪)

等闲下来想写一个信白长篇,估计2w字左右emmm想起来就写

【信白】玫瑰花色(一发完)

      *英雄属于王者荣耀,ooc属于我

      *私设如山

      *逐梦之影信x狐白

    「一」

      “前提 是你要先感受到一丝恶意

       具体 请闯入我森林

       建议 是你别再玩弄那些小把戏

       我的领地 需要你”


       猎人的脚步紧紧跟随着那只狐狸的脚步

       全身紫色的皮毛,胸前却是一簇白毛

       猎人握紧了手里的猎枪,叼着烟的嘴角扬起恶劣的笑意

       太漂亮了,太漂亮了。

       这样的皮毛应该摆在闪闪发亮的玻璃橱窗里,

       挂在少女白皙的颈间,

       披在皇帝的御座上。

 

       子弹上了膛——小狐狸,这样美丽的皮毛不是你该有的


       乖乖把它献给我吧。


    「二」


      “都铜墙铁壁 那谁来负责表心意

       当猎枪响起 看看谁在回避”

     

       李白紧急向旁边打了个滚,一条后腿依旧中了麻醉针

       他们想要一张完整的皮。李白几乎是绝望的想。

        

       眼睁睁看着那双拿着猎枪的粗糙的手向他伸来

       李白从喉咙里发出威胁意味的低吼,

       紫色的眼睛紧紧盯着猎人

         

       突然一只脚将偷猎者踹倒在地。

       李白立刻警觉地对上那双琥珀色的眼,

       想要后退却没有一丝力气

         

       却看见那人按着左耳橙色的通讯器回复道

      “007韩信收到。418号偷猎者已被控制,一只狐狸中了麻醉针”


       他没有描述我皮毛的颜色…我暂时是安全的…

       认知到这一点的李白在昏过去前努力看了一眼救命恩人

       那人银灰色的长发高高束起,冷静也桀骜

       此刻却用那不带感情的眼神居高临下地审视他

        

       韩信?…

       李白彻底陷入了昏迷。

    「三」


       “我内心表现很积极

       一路都能尾随你

       我尽量保持好距离

       衷心让人看不起

       世人太警惕 道听途说里

       口碑轮不到狐狸

       可总是有人来不及证明

       就已被看腻”

        

       韩信回到自己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子夜了

       似乎是幻觉一般,

       他这几个月来总感觉有道紫色的身影跟随着自己

       无论是在做任务还是忙里偷闲。

       跟踪偷猎者的同时也可能会被一些人盯梢

       韩信因此惹上的麻烦也不少

       只是他身手好,打架也狠,所以从不放在心上


       但这次着实有些过了。

       等哪天有空,得给那些人一个教训。

       韩重言不动声色地擦掉发上的水珠,把毛巾挂起来。

   

       这夜并无外出任务,韩信到了他常去的那个酒吧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是各种色泽的鸡尾酒

       韩信照常点了一杯玛格丽特,

       却发现今天的调酒师长得极为标志。


       紫色的长发披散于肩,深紫罗兰色的眼睛仿若装了星辰

       他穿着一身暗色的西装,胸口却别了一朵深红的玫瑰

       不笑还好,一身冰雪般清冷的意味,

       笑起来就夹杂着七分洒脱和三分魅惑。


       他调酒的时候,眼睫投下一小片阴影,

       白皙的手有条不紊的触碰那些五彩斑斓的玻璃杯,

       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鬼使神差地,韩信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像是等他的答案等了许久,那人笑了一声,轻道:

       “李白。”

     

       韩信想了想,认真地对他说:“韩信。我叫韩信。”

       那人只笑不语。

       “记住了吗?”韩信有点不放心似的。

  

       那人用深邃的目光仔细看了他良久,点点头。

       我当然知道。我是为你才来到这里的。


       韩信接过李白递过来的玛格丽特,

       由于调酒师技巧不同的问题,

       本来略显干涩的玛格丽特带上一点点回味无穷的甜意。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约着一起出去散步

       韩信还是常来这家酒吧,不过调酒师变成了固定的人

       那个人总是穿着一身暗色西装,一朵深红的玫瑰别在左胸口处,

       他叫李白。

      

        「四」

       “怀里 温度太低感受不到我善意

       具体 我心脏在哪里

       怀疑 哪种经历配得上这种陷阱

       用我领地 讨好你

       像觅食群体 展现的褒贬不一

       当空枪响起 狐狸还在原地”


       在相处了一百零六天之后,他们彼此交换了拥抱和亲吻

       这可不只单单出于友谊,

       在分开的时候韩信笑着随意地说了一句:

       “可能是我心跳太快,

       居然感觉你的心跳声是偏右响起的。”

       李白不易察觉地僵硬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韩信几乎感觉他头上长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不知是从哪里听说的,韩信组织里的首领召他前去

       “听说你见过一只紫色的狐狸?”

       韩信不明所以,道:“是。执行任务时见过一次。”

       “那你为何不上报?罚你将那只狐狸捉来将功补过。”

       “可是信的任务只是追捕偷猎者……”

       话还没说完,只见首领似笑非笑斜睨他一眼,左手闲闲转着右手拇指上的白玉扳指

        “少在这里装傻,你明知我给你们所有任务的唯一目的只是要那张狐狸皮。若你乖乖将它捉来,我必重赏与你;若不能…”

        那只白玉扳指在首领手里化成齑粉。

        韩信单膝跪着低着头看不清神情,只道一声

        “诺。”

        窗外一片寂静,有一抹紫色一闪而过。


        「五」

        “我还要怎样取悦你

         举止要纯洁无比

         我尽量学会很压抑

         代价是不揭穿你

         世人太警惕 道听途说里

         口碑轮不到狐狸

         总是有人来不及证明

         就已被看腻 看腻”


         中心公园的早晨——

         李白扯了一枝松枝,

         有一搭没一搭地拔着上面针状的叶

         眼神却飘忽着,似乎神游到了四海八荒。

         良久才轻道:“我听你说过,你的工作是阻止偷猎者?最近有什么新的任务吗?”


         韩信本就心事重重,

         面对这样的问题只是含含糊糊回答了几句就作罢,

         眼睛却一直盯着李白的紫发,沉思着皱着眉头。


         “那你可曾见过一只紫色的狐狸?”李白的声线带着些不易察觉的轻颤。


         韩信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一下就锁定了李白,慢慢从头到尾打量完了,就用右手食指笃笃地敲了敲石制的桌面,偏头“嘶”了一声,带着七分不耐道: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是谁?”


        他的露出一种类似于困惑和笃定之间的表情,用右手指着李白继续道:

        “心脏偏向右侧,总要时刻抑制才能压抑不自觉的魅惑

         那天我进入酒吧的时候,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你。

         不是因为你长得特别好看,

         而是因为所有人都在看你,

         你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他看着脸色泛白的李白,继续道:

         “若说这是个人魅力,可你似乎对它用的太过娴熟了。

         只要抑制自己就可以控制周围人不再关注你,

         若想吸引一个人的注意也会轻而易举。

         那天我说你心脏偏右的时候,你很无措。

         如果只是正常的略有偏移,那你不必这么紧张。

         可若是……这是种族差异呢?”


         韩信怜惜似的抚上李白的脸庞,

         后者抑制不住自己的轻颤。

         “我最近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紫色的身影,

         你出现它就不见了…

         这真奇怪,对吧?”


        「六」

         “要确保五官很立体

          看不出我是狐狸

          再尽量展现出才艺

          尾巴也不能翘起

          心跳不整齐 内脏有偏离

          这和爱有何关系

          大不了当你离开我森林

          把皮毛送你”

       

          话音未落,韩信便在意料之中地看到那对紫色的耳朵

          以及李白身后摆动的蓬松的尾巴。

          依旧是人类的模样,却多了人类没有的兽耳和尾巴

          在这之前要是你说狐狸精真实存在,

          韩信怕是会一枪戳死你。

          可这人明明白白地站在他面前,不由他不信。

          

          见韩信久不说话,李白慌了:

          “我起初接近你只是想报答你救我一命,

          后来也是真心喜欢你,

          虽然我是狐狸,可我从未骗过你。”

          李白指了指自己身上深色的西装,看着韩信的眼睛道

          “世人皆爱我这一身皮毛,你可知为何?”

          李白没指望韩信回答,自顾自说道:

          “传说以青丘紫狐狸的皮毛作裘,披于身可长生不老”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

          “那不是传说,是真的。”

          李白沉默了一会又指着自己道:

          “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那天我听你们首领说要一只紫狐狸的皮。

          我是青丘最后一只紫狐狸,

          若能让你不讨厌我,剥来送你也无妨。”


          韩信有点想笑,笑声却卡在胸膛里闷闷的上不去。

          你是果真从未骗过我,

          你从一开始没有说过自己是人,

          自然也不会说自己是狐狸。


          我该怎样拯救你?

          用我一人之力对抗这世间渴望你皮毛的所有人吗?

          他终于笑出了声,仰着头却用左手捂着双眼,

          有冰凉的液体从指缝里滑下来,咬着后槽牙道:

          “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若是再让我见到你,我韩信必定扒了你的皮。”

          

          “可没有我的皮你会……”李白还想说什么,就被韩信的爆喝打断了。

          “我何时轮到一只狐狸替我操心?”

          “…你那日为何不直接把我捉去交给你们的组织?”

          韩信不答,李白知道他等不到答案了。


          或许错在我是只狐狸罢。

          李白转身离开的时候留恋的看了一眼韩信。


          韩信看着李白离开的背影,

          恍惚想起他在青丘那片森林执行任务的时候。

          他侦查能力强,看东西又仔细,

          偶尔也会看见一只紫色的小狐狸从树林里一闪而过。


          那真的是自然的恩赐,它是森林里的精灵

          这样的生物生来就该自由在丛林驰骋。

          他作为组织里能力最出众的人,

          拖着这个任务延续了六年——

          直到那天有个卑鄙的偷猎者用尽一切办法闯了进来。


          韩信做好了一切准备,带上自己最擅长使用的枪

          这一切都平静到诡异。

          他翻上首领的窗,

          看见那人正对着一个冰棺柔声说着什么。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长枪横在那人脖颈,

          正要斩下去身体却一下变得冰凉,止不住震颤

          首领变得年轻了,气色也很好,

          如果忽视他披着的那身紫裘的话,

          韩信几乎要以为年轻时代的首领穿越来了。

 

          “那天一只紫狐狸找过来说要把它的皮给我,我还以为是你做事做的不错…竟原来你是不知道的。”

          首领低笑,却又精神恍惚似的看着冰棺里沉睡的人,那人卷起的白发长至肩膀,此时不戴单边眼镜显得无比柔和

          “你还不起来吗?我已经等你等了几十年了…”


          他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和冰棺里的人说话

          “你也知道的,人类的寿命最多就那一百二十年,

          所以我把青丘紫狐狸的皮披身上啦。

          我现在能等你更久,

          但我更希望你下一秒就苏醒。”

          首领把头贴在冰棺外层的玻璃上,等待他的爱人睁开眼睛。

          

          韩信的愤怒几乎要烧了自己,

          同时又是极致的悲哀蔓延。

          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要用别人爱人的生命来弥补,

          天底下哪有这么轻易的事。

          

          他杀了那个人,

          又在组织全员出动剿灭他的行动里九死一生,

          他怀里贴着那张狐狸皮,

          每碰自己的胸膛一下心脏就抽痛地厉害。

              

          狐狸,把皮毛送出去问过我了吗?

          我不是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了吗?

          为什么要来管这人间的破事?   

          

        「七」

         “到底 哪种经历配得上这种陷阱”


         韩信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从那群人手里勉强活下来只是期盼能活着到达那家酒吧,然后看见调酒的李白

         期待这一切只是个骗局,

         而李白在他的丛林自由驰骋。

         

         可这次他失望了,

         没有李白也没有带甜味的玛格丽特。

         看见他来,一位调酒师送上了一个小礼盒

         说是李白几天前离职的时候让他转交给韩信,

         韩信拆丝带的时候心急地怎么也拆不开,

         也不让别人帮忙,只是一遍遍小心地去解开

         

         那里面是一枝深红的玫瑰,如血的颜色,

         韩信看出来那是李白常在西装上别着的那一种。

         

         “哎呀,居然是泰坦玫瑰,

         这可是很稀有的,

         只有在丛林深处才能偶尔发现的花”

         那位调酒师暧昧地笑着向韩信解释道:


        “泰坦玫瑰,花语是——

         被驯服的爱。”


        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承担流泪的风险。

        李白在被韩信救下的那一刻起就被韩信驯服了,

        而韩信从一开始就只希望李白能自由活在丛林而已。


————————————————————————

         *泰坦玫瑰是我私设的花,实际并不存在

         *所有小标题开头部分用“”引用的都来自薛之谦的《狐狸》这首歌,前两天偶然听这首歌突然想到了这个故事,于是写了写

         

记一梗,狐狸!!想写狐白和信信

【铠约】Merry Christmas(一发完)

     *私设如山,想写长城守卫军在国外为背景的,结果写完了才发现有好多bug

     *铠约,无策约,玄策有露面

     *ooc预警     

     百里守约这天正在厨房思忖着该做什么菜改善一下大家的伙食,毕竟这是长城守卫军在翡冷翠即将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长期狙击带来的颈椎疼痛让他不由得抬头暂缓,却意外地透过结了霜花的窗户看见窗外降下翡冷翠的第一场雪。他可以看见蜿蜒的小路上到处是漫步的行人,也可以看见典雅的深蓝的天空徐徐染上夜的深紫罗兰色,让人倍感温暖的橘色灯光星星点点,倾泻了一整条街,那些小小的、白色的花从天上落下来,明明是冰凉的温度,却让人看了心里一暖。

      “守约,别做饭了,跟大家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花木兰爽朗的带点笑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夹杂着苏烈单方面对铠哈哈笑着说些什么。虽然听不清铠在说什么,不过百里守约已经脑补出了铠面无表情、静静点头的样子。他想着今晚是平安夜,按理来讲是该吃苹果的,然而冰箱里除了木兰买的二十三包方便面和老o妈蘸酱别无他物,于是觉得出去喝两杯再买点苹果来烤苹果派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出门的时候,地上已经积起薄薄的一层雪。百里守约总是要在最后检查一遍门是否锁好,在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感到一束平静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良久,等到回头的时候却只看到铠的后脑勺,而木兰还在和苏烈说着之前做任务遇见的一个雇佣兵。

      在到达酒吧之前,长城守卫军们最终只找到一个卖平安果的小摊,那些本来被称作是苹果的东西表面都包着华丽的包装纸,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所有的苹果都沾了光,靠着一层包装成功跻身平安果的行列,瞬间身价倍增。百里守约刚想说那就不要了,就看见铠已经挑好一大包花花绿绿的平安果付完了钱。他无奈地对铠笑了笑,却又在铠注视过来的目光里不自觉的向上拉了拉自己的围巾,半张脸都遮在其下,耳朵也软软地趴在头发上,好像这样就能掩盖空气中令人不知所措的奇妙氛围一样。

        “你们两个别磨磨唧唧的!进来喝酒!”花木兰在酒吧门口冲他们招招手,转身就一头扎进人堆开始她的豪饮之路,而苏烈坐在一旁又和调酒师谈天说地。百里守约倒是不太能喝酒的,只要了一杯果味酒。铠还是第一次跟他们到异国出任务,百里守约估摸着他大概不知道要什么,便替他点了杯鸡尾酒。

        百里守约在给铠点酒之前考虑过所有铠可能的酒量,唯独没有想到铠的酒量居然这么的……差。他预感到事态要开始走偏,忍不住食指中指并拢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就看见铠那向来看不出情绪波动的脸庞上出现了少见的不高兴的情绪,眉头皱在一起,那张英俊的脸庞泛起微红,于是变成九分英俊和一丝迷蒙。一双微凉的手按上百里守约的太阳穴轻轻揉了揉,饮酒之后带一点喑哑的嗓音在他耳边低低响起:“怎么?哪里不舒服吗?偶尔也该考虑一下依赖我吧…”

        守约的耳朵当时一个激灵,抖了抖就僵在那里。而那双作乱的手还按在他的太阳穴,力度轻的仿佛是在捧着一枝含苞待放的玫瑰。百里守约可以闻到铠身上那种奇异的冰凉的气味,介于淡香水的优雅和冰雪的凛冽之间,却意外地让人有安全感。现在他几乎整个人都被这双手臂圈在铠的私人领域里,这让他感到无措的同时,内心深处居然带上一点愉悦。 这位沉稳的、冷静的狙击手此时用微微颤抖的手把铠的手拉了下来,稳重地告诉他:“我很好,不过你可能有点喝醉了。”

    喝醉的人不讲那么多道理,固执的再次把手放了上去,不过为了表达自己的抗议,他还揉了揉那双柔软的兽耳,却又得了便宜卖乖,委委屈屈道:“我没醉。我喜欢你,你可以依赖我的……还是你嫌弃我是个失忆的?我好像快要记起来了——所以也喜欢我好吗?”

     那句“我喜欢你”简直就像按下了时间暂停键一样,百里感觉自己的大脑大概被酒精气泡塞满了,后面铠说的所有话、做的所有动作仿佛都变成慢镜头,周围环境里所有人都变成陪衬,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只看见铠,也只能看见铠。他呆呆地点头,心里想着大概喝醉的人的话是不能信的,然而还是抑制不住唇边的笑意,却又暗暗在心里唾弃自己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毕竟等人家醒了酒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铠几乎是在百里点头的一瞬间握住了他的手,仿佛担心百里当场反悔似的。百里不太敢看铠的眼睛,别过头就和人群里一双因看到八卦而亮的吓人的双眼对上了,相视五秒后,花木兰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带着一副“姐都懂”的表情。

      “伙计们,快要到十二点了!”人群里一个喝嗨了的兄弟兴高采烈地招呼大家去城中心听圣诞节的第一次钟声,自己一马当先,一边欢呼一边跑了出去。

      顿时人流就开始向门外涌动。

      铠和百里不得不顺着人流的方向往外走,为了防止被冲散开,铠把百里守约向自己这边拉近了一些,就这样走在街上。听不见人声,听不见车响,只听见胸膛里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们路过一间咖啡厅,有着极干净透明的玻璃橱窗,里面摆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小彩灯缠了一圈又一圈,树枝上挂着金色的星星和彩色的袜子,而百里守约把目光长久的停留在一个哭着向哥哥要圣诞树上最高最大的那个星星的孩子身上。

       如果玄策在他身边,可能也是这个样子。百里守约出神的想。

       肩膀被人戳了戳。抬头就看见铠从手里提的一大包平安果里面挑了一个最大的,剥了包装放到自己手里。

       “咳。我不太了解这边的节日,这个…当做礼物好了。”铠不自在地说道。此时被冷风一吹,他的酒早已醒了大半,想起刚刚做的事心下已有些懊恼——居然那么鲁莽的就和人家表了白,表完白身上什么也没有,只能送个苹果当礼物。越想越忐忑,不由得补了句“我身上只有这个,这一整袋都给你,等回去…”

       百里守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向铠扬了扬便说:“这定情信物不错,我喜欢。”

      狙击手牵着他的男朋友,走过这个路口。

      转过转角却看见一个一头红发长着兽耳的少年正趴在咖啡店那道极干净透明的玻璃上,盯着里面那对兄弟虎视眈眈。鼻涕蹭了人家一整个玻璃。

      突然,那少年似有所感,抬起头向定住的百里这里看来。

      “哥哥?”

      圣诞的第一声钟声敲响了。

      雪花轻柔地落在每一片大地上。

      Merry  Christmas!

 

————————————————————————

       *本来铠约感情这方面并不想写这么多,结果莫名奇妙写着写着他俩就在一起了orz本来想的是守约和铠感情开始微微升温但是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在圣诞这个节日又在异国意外地找到了自己的弟弟这样

       *写完了想起来人国外圣诞节不吃苹果,瞬间感觉自己傻了

       *守约和玄策相遇是由《好久不见》里一句歌词得来的灵感:“我多想再见你一面,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要是能有太太们那么充沛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就好了😭😭她们真的太厉害了

太太们是世界的珍宝,我爱她们😭😭😭

瑟安 | 日常小故事

·亚瑟x安琪拉
·ooc,不喜勿入

安琪拉很喜欢亚瑟的拥抱,亚瑟拥抱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可以拢在他怀里,但是安琪拉才不会开口向他要抱抱呢,人家可是“萝莉身,御姐心”呢。

这天安琪拉打了十把排位,连跪到膝盖疼,她吸了吸鼻子,没精打采的走回家,打开门却看见亚瑟戴着眼镜一丝不苟的整理她的魔法书。

他们的房子不大,却按安琪拉喜欢的风格贴满了粉红色少女感满满的墙纸,还有安琪拉喜欢的歌星百里守约的海报,虽然亚瑟因此暗地里吃了不少酸醋,可到底还是帮她贴上了。那天海报胶带风干了,掉了一个角,安琪拉赖床懒得下去给它贴上,亚瑟因此开心了一点并主动帮她贴了回去。

想着这些安琪拉就嘟起嘴,可怜兮兮的红了眼眶。

亚瑟听见响声回头看到站在门框里的小小的红色身影——那个小姑娘委屈巴巴的红着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当时亚瑟心里就仿佛被谁狠狠地拧了一把,赶紧放下手里的魔法书去安慰他的小姑娘。

“怎么了,安琪拉?”亚瑟低下头摸了摸安琪拉的发顶,看见她的小裙子上落了点灰尘,便像对待什么大事似的一丝不苟的掸了去,还顺势抚平那微不可见的皱痕。

安琪拉捏着裙子不说话,只是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再没有比她更招人怜惜的小姑娘了。

亚瑟更加放柔了声音去哄她,额头贴着她的,低声道:“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了?”亚瑟说到后面几乎快要咬着后槽牙说话了,又怕吓到自己的小姑娘,于是语气里就多了几分僵硬。他发誓只要自己的小姑娘说出一个人名,他立马就要冲出去一剑劈了那个小兔崽子。

可安琪拉只是扁了扁嘴,委委屈屈的说:“亚瑟……我打了十把排位全输了,差点掉到青铜三了。”说完就用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亚瑟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看向别的什么地方,嘴里说到:“……不过只是排位而已,下一次我来保护你,帮你成为最厉害的小魔女怎么样?”

“不是这个、不是的!”安琪拉跺跺脚,心里气道亚瑟真是个大笨蛋,却犹豫一下张开了手臂环抱住亚瑟的腰,然后把头埋到亚瑟的胸膛蹭了蹭。亚瑟那雄厚的荷尔蒙立刻包围了她,让她有种昏昏欲睡的安全感。

“原来你是要一个拥抱。”亚瑟回拥回去,轻柔的安抚怀里的小魔女。

“才不是呢……是亚瑟非要给我抱抱……”小魔女用快要睡着的语调含糊不清的说道,到后面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亚瑟唇边绽起温柔的笑意,吻了吻怀里姑娘的发,便将她放到柔软的公主床上。

“晚安,安琪拉。”

回应他的是安琪拉轻浅的呼吸声。

当然后来亚瑟都会和安琪拉一起去打排位,多了亚瑟保护的小魔女几乎是火力全开,整个王者峡谷中都充满了欢(怨)声(声)笑(载)语(道),不过这都是后话了。